栏目导航
得一铺
您当前的位置 :主页 > 得一铺 >
假消息祸港久矣 动真格不可犹豫
发布日期:2021-05-07 21:29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港警"一哥"邓炳强日前在立法会财委会特殊会议上表现,"假新闻"与国家安全有直接关联,不少外部势力应用在港的署理人,用假新闻、假新闻的方式,在港煽动冤仇、分化社会、制作抵触等。对尝试用假新闻迫害香港平安的人,警方会全面考察,一有证据就会作出拘捕及检控。

港警"一哥"的表态,恰是基于香港社会被假新闻困扰的事实。一项调查成果显示,九成受访者表示曾受网络假新闻所困扰,约七成受访者以为香港的网络假新闻情形非常严峻。还有立法会议员到特区政府总部外请愿,促请政府以立法情势避免虚伪信息散布。假新闻祸港久矣,动真格不可犹豫!

假新闻祸港不浅

近年来,香港的假新闻呈现频率之高、波及范畴之大、造成的损坏强度之剧烈,令人惊心动魄!

2019年"修例"风波初期,先是有人针对特区政府的"修例"草案构词惑众,称一旦"修例"胜利,香港"满街都是逃犯,人人皆可送中",抹黑内地司法暗无天日,致使许多不明真相的市民上街游行,促请政府撤出所谓"恶法"。

到了"修例"风波中期,香港"黄媒"反覆炒作"太子站打逝世人""新屋岭性侵""爆眼女被警察所伤"等一系列假得不能再假的新闻。时至本日,基本不见太子港站"死者"的家眷露面,不见"新屋岭性侵"的主角拿出证据,不见"爆眼女"向警方报案。但这些流言却在香港引发了宏大震动,有人三番五次到太子站"祭祀亡者",有人一直辱骂、责备警察,有人以"以眼还眼"的名义瘫痪香港机场。为此,笔者在全部"修例"风波中,切中时弊、义无反顾地在大公报"点击香江"专栏发表了《造谣栽赃移祸警队 煽动"仇警"用心叵测》、《"以眼还眼"不见眼 祭祀死人不见人》、《一?极其丑恶的"媒体公信力排名"闹剧》等很多篇政论文章,同假新闻做唇枪舌剑的坚定奋斗。

到了"修例"风波后期,香港疫情爆发,应特区政府的恳求,中心部署内地医护职员为香港市民做核酸检测,一些"毒媒"和"黄医护"却以"基因送中"诱骗市民,以致全港仅有两成市民接收普检,为后来第三波疫情的暴发埋下了隐患。现在,又有人造谣称,内地疫苗品质差,蛊惑市民不去打疫苗,本港的疫苗接种显明缓慢。

可以说,假新闻是另类病毒,重大破坏香港社会的肌体。假新闻满天飞,令香港社会被骗子和疯子劫持,失去了感性。2019年黑暴期间,就连美国彭博社也说了句大瞎话:"假新闻和谎言正煽动香港暴力与恼怒"。

不能掉包"消息自在"的概念

有人常常把"新闻自由"挂在嘴上,作"挡箭牌"。但"新闻自由"并非"假新闻自由"。有句名言叫"言论自由,事实神圣"。笔者毕业于复旦大学新闻系,所学的第一课就是"舆论自由必需树立在事实实在正确的基本上,否则就是不基础的大厦。"

在2019年香港的连续暴乱期间,人们看到"身穿反光衣是记者,除下反光衣是歹徒"的一幕幕每每演出。当年9月,当警察逮捕假记者时,"香港记者协会"即时发表申明声称:"不宜动辄捉拿假记者,或请求记者在采访时必须装备认可的记者证"、"在香港,当记者没有同一的要求",并称这是"香港和内地的重大差别",否则就是侵略"新闻自由"。说出如此外行的话,令人惊讶!显然,香港记协要保护的"新闻自由",包含"假新闻的自由"。香港记协堪称"香港假记者协会""A货代言人"!事实上,在2019年黑暴期间,150港元就能在"香港记协"办一个"记者证"。亦有人表露,一些大中学生到"香港记协"办"记者证",用度最廉价能够只破费20港元。香港记协是假记者的"助产士"和"维护伞"。

新闻媒体的监视权被称为行政、立法、司法之外的"第四权力",记者被称为"无冕之王"。既然是一种公共权利,就不能滥用,而应赋权给那些有才能、有知己的人;既然是"王",就应有"王者风范",报道务必做到客观、公平、中破。记者须有从业"门槛",犹如医生、律师等职业须要具备从业资历一样。这个情理并不庞杂,香港记协却腐化到如斯田地,令人不齿!

在假新闻的背地,还有若干"黄媒",他们口口声声"追踪本相,守护公义",打着"新闻自由"的旗帜胡编乱造。凡特区政府跟警方采用的举动,它一律攻打、争光;但凡与内地有关的事件,它一律诬蔑、中伤。在反中乱港权势的把持下,真相被扭曲,舆论被操弄,情感被煽动,市民被裹挟,令香港陷入了前所未有的凌乱。

依法"打假"要除恶务尽

越来越多的事实证实,反中乱港势力欲在香港搞一场"色彩革命",辟谣是"颜色革命"不可或缺的元素,对此,美国政客伎俩娴熟,在他们的授意下,其在香港的政治代办人心领神会,猖狂造谣,扭曲真相,诈骗大众,撕裂人心,危及国度保险。假如说,以往对假新闻的处理还手腕未几的话,那么,香港国安法出台后,利剑高悬,"打假"须除恶务尽。

好比,香港国安法在界定"决裂国家罪"时,第二十条订明,任何人组织、谋划、实施或者参加实施以下旨在分裂国家、破坏国家统一行动之一的(共划定了五种情况),不管是否应用武力或者以武力相要挟,即属犯罪。第二十一条订明"任何人煽动、帮助、唆使、以金钱或者其余财物质助别人实施本法第二十条规定的犯罪的,即属犯罪"。旨在分裂国家的假新闻,正正涉嫌"煽动"。

又比方,香港国安法第二十七条订明"宣扬可怕主义、煽动实行恐惧运动的,即属犯法。""煽暴纵暴"的假新闻,涉嫌"宣传""鼓动"。

"天网恢恢,疏而不漏"。有了国安法利剑在手,对制造假新闻确当事人、传布假新闻的平台,以及幕后的"金主",都应依法查究义务。

在一个法治社会里,任何人守法都必须付出代价,"新闻自由"不是造谣的借口,只有依法彻底捣毁假新闻生存的泥土,才干还香港一片阴沉的天空。

(本文作者为港区全国政协委员,香港新时期发展智库主席,暨南大学"一国两制"与基础法研讨院副院长、客座教学)

注:《大公报》独家发表,如有转载,请注明出处。

起源:至公报 作者:屠海鸣